受疫情影响 美国民主党将总统提名大会推迟一个月


她告诉记者,自己从武汉“封城”当天就加入了志愿者行列,先后参与了开车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转运和发放物资、筹备方舱医院等工作,也曾帮助支援武汉的医疗队进行采购,多次进入高风险地带:“我没有被感染,真的太幸运了!”

据她介绍,离开武汉特勤疗养中心之前,包括她在内的4位志愿者均按研究计划完成采血,并自愿接受了肺部CT检查,结果显示4人都“双肺纹理清晰,非常正常”。但这还不意味着试验结束,记者了解到,志愿者们接种疫苗之后,需要在随后的6个月中配合开展研究随访。

目前还在等待新生儿的新冠肺炎检测结果,有关部门已经对其密切接触者进行追踪以及采取相应预防和保护措施。当地时间4月1日, 联合国经济与社会事务部副秘书长刘振民对媒体进行书面吹风,介绍新冠病毒大流行对经济走向和可持续发展的影响。

此前她幽默地说,自己“过上了好多人梦想的生活——饭来张口”,一日三餐品类丰富,而且不重样,特别对胃口。怕自己“吃成大胖子”,她还下载了一个跳舞视频,每天早晚跟着跳几下,生活变得格外有规律。

靳官萍与“偶像”陈薇院士合影留念

接近17日凌晨时,靳官萍接种了重组新冠疫苗。她对记者描述:“护士熟练地推完了药,我自已用棉签按住针口,舒了一口气。感觉跟平日打针没啥区别,像被蚊子叮了一口似的。”注射疫苗之后,她在观察室待了大概半小时,而后与另外3位志愿者被统一安排住进了武汉特勤疗养中心,单人单间,接受为时14天的医学观察。

研究发现,随着新冠病毒疫情的恶化,由经济增长放缓和收入不平等引发的深层次经济焦虑正在加剧。即使在许多高收入国家,也有相当比例的人口没有足够的资产在不工作的情况下在国家贫穷线以上生活超过3个月。例如,在遭受大流行重创的意大利和西班牙,估计分别有27%和40%的人口没有足够的储蓄来支撑超过3个月不工作的生活。

“也是研究方想让我们大家彻底放心吧!”靳官萍在自己的疫苗日记中这样写道,“CT当时就可以看到结果,我们都双肺纹理清晰,非常正常!然后就可以收拾行李回家啦!”

已回归正常生活 接下来会继续做志愿者

参与临床试验以来,她自觉身体状况很好,只是最近几天因为武汉降温,她稍有打喷嚏、流鼻涕的症状,但并无大碍。